股東未實際出資是否影響股權轉讓合同的效力?

 

 

 

案情簡介▼

 

201732日,博創工貿公司、均安化工公司、李海霞三方共同出資組建博興建材公司,并簽訂了《合作協議》。博創工貿公司因資金緊張,向姚建平個人借款240萬元,雙方簽訂了《借款協議》,協議中約定:若三方簽訂的合作出資成立博興建材公司的協議未滿15年而終止,則博創工貿公司必須在終止合作后90天內還清借款。博創工貿公司將該筆借款作為出資款投入博興建材公司,博興建材公司成立后不久,博創工貿公司、均安化工公司、李海霞三方產生了矛盾,均安化工公司和李海霞實際并未按《合作協議》的約定向博興建材公司出資。后經三方協商,均安化工公司和李海霞持有的股份全部轉讓給了博創工貿公司,并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但是三方未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辦理股東變更手續。之后,姚建平訴至法院要求博創工貿公司償還借款240萬元并支付利息。

 

◆法院裁判◆

 

 

一審法院認為:博創工貿公司與姚建平之間的借款關系是建立在博創工貿公司、均安化工公司、李海霞三方合作共同出資組建博興建材公司的基礎上,博創工貿公司、均安化工公司、李海霞三方雖然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但未辦理股東變更手續,李海霞、均安化工公司現仍是博興建材公司的股東,三方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并未生效,因此不能證明三方的合作關系已終止,故還款條件未成就。

 

二審法院認為:對于股權轉讓合同是否以工商變更登記為生效條件,工商登記不屬于《合同法》規定的法律、法規規定應當辦理批準登記手續生效的情況,工商登記手續與合同效力分屬不同的法律關系,登記僅僅是為對外公示權利,并不決定合同效力。只要當事人意思表示真實且并不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股權轉讓合同一般而言一經簽訂即生效,對雙方當事人均具有約束力,故本案中未就股東變更進行工商登記并不影響股權轉讓協議的效力。另,均安化工公司和李海霞未實際出資是否影響到股權轉讓協議的效力?本院認為,股東身份的認定,不能以股東是否實際出資來認定,而應以公司登記文件的記載為依據。在博興建材公司的公司章程、工商登記中均記載均安化工公司和李海霞為博興建材公司的股東,均安化工公司和李海霞具有股東資格,故均安化工公司和李海霞有權簽訂涉案《股權轉讓協議》。且受讓人博創工貿公司作為博興建材公司的老股東,對出讓人未實際出資的事實是明知的,本案也不存在欺詐。

 

上述案例中,對于未辦理變更登記手續的情況下股權轉讓協議效力的認定問題,一審法院和二審法院的裁判意見有很大分歧。一審法院認為因為未辦理股東變更手續,故股權轉讓協議并未生效;二審法院則認為,變更登記手續辦理與否不足以影響到股權轉讓協議的效力。除此之外,二審法院裁判意見中還涉及另外一個問題,即股東未實際出資是否影響到股權轉讓協議的效力,以下小編將結合上述案例及有關理論對該問題進行簡要分析。

 

 

 

出讓人是否具有股東資格

 

 

股東資格,是指股東在公司中享有權利、承擔義務的能力或條件,是股東行使股東權利和承擔股東義務的基礎。其相當于民法中“權利能力”的概念,可以出讓股權的股東自然應具有股東資格,對于未出資的股東是否具有股東資格,目前學界存在著兩種相互對立的觀點:一種觀點認為,股東違反出資義務,就不應認定為公司股東。另一種觀點認為,未出資的股東同樣可以具有股東資格。小編較為贊同第二種觀點,股東是否實際出資并非認定股東身份的有效標準,而應以公司有關文件的記載如出資證明書、股東名冊、公司登記機關的登記為依據,尤其是股東名冊的記載是判斷股東是否具有股東資格的重要標準。股東名冊上記載的股東雖未實際出資,但其仍具有股東身份,其有權出讓所持有的股權并與受讓人簽訂股權轉讓合同,在對生效條件沒有特別約定的情況下,股權轉讓協議一經簽訂即生效,對雙方當事人均產生法律約束力。在以上案例中,由于博興建材公司的公司章程、工商登記中均記載均安化工公司和李海霞為博興建材公司的股東,故二審法院認定均安化工公司和李海霞具有股東資格,均安化工公司和李海霞自然有權簽訂涉案《股權轉讓協議》。

 

 

 

受讓人是否知情

 

 

股東在未實際出資的情況下出讓的股權實則屬于出資瑕疵的股權,目前理論界和實務界一般認為,股東未出資不影響股權的設立和享有,瑕疵股權仍具有可轉讓性,瑕疵股權轉讓并不當然無效。但并不意味著股權轉讓協議效力不受任何影響,要看受讓人對出讓股東未實際出資這一事實是否知情。在受讓人不知道或不應當知道股權瑕疵并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的情形下,受讓人可以存在欺詐或顯失公平為由請求法院或仲裁機構撤銷股權轉讓協議。具體實踐中,受讓人可依據兩個方面的原因行使撤銷權:一個是欺詐,即出讓股權的股東負有告知股權存在瑕疵的誠實信用義務,但故意隱瞞股權存在瑕疵的情況。一個是顯失公平,即瑕疵股權的轉讓,對于善意的受讓人明顯有失公平,受讓人有權就自己受到的損害獲得相應的法律救濟。受讓人行使撤銷權的依據是我國《合同法》第54條之規定,且同樣要受到《合同法》第55條關于行使期限的規定,即受讓人行使撤銷權應當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撤銷事由之日起一年內行使。當然,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受讓人行使撤銷權,應當舉證證明受讓的股權存在瑕疵及其不知道或者不應當知道。在上述案例中,二審法院認為,受讓人博創工貿公司作為博興建材公司的老股東,對出讓人即另外兩位股東未實際出資的事實是明知的,故認定不存在欺詐的情形,在此種情況下,即便博創工貿公司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申請撤銷股權轉讓協議,股權轉讓協議的效力也不會受到影響。

 

 

 

 

在股權轉讓協議已經生效且撤銷的請求不予支持的情形下,受讓人仍然可以要求出讓人承擔由瑕疵股權轉讓產生的損害賠償責任。至于在股權已經轉讓的情況下,應當由轉讓人還是受讓人承擔補足出資責任,敬請留意后期分解。

 

 

 

歡迎大家轉載,轉載請注明文章來源于“廣州仲裁委員會”

 

案件咨詢
400-700-0148
* * * 發 送
* *
聯系我們
020-66600890

法律咨詢電話: 020-66600890

涉外業務咨詢熱線: 020-66600890

Read More About Us
    關閉
    新时时五星三星遗漏 炒股入门最低多少钱 基金配资多少倍 炒股入门知识学习 网球比分网 沪市大盘600001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 财富牛配资 广西快3 手机体球网 今日上证指数是多少 江西多乐彩 期货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买股票指数买多少股好 竞彩足球比分 快乐飞艇 贵州快3